一秒記住【新筆下文學 www.095664.live】,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們來到偏殿,宇文歐一把把我拉倒了里屋,他一臉不爽的看著我,我很奇怪為什么他要這樣看著我,突然我的脖子被他掐住,目光陰狠。

    “今天趙太子來訪你一定很開心吧!畢竟你們許久未見了,你們當著本王的面眉目傳情,是當本王死了嗎?”

    我被他掐的喘不上氣,用力扯他的手:“你咳咳,你先放開,咳咳,我好難受”

    宇文歐松開手把我一把推開,我身子打晃直接摔到了地上,我趴在地上不斷的喘著粗氣。

    “你最好給本王說清楚今天他的眼神是怎么回事,不然以后有你好受的!庇钗臍W威脅道。

    我滿臉的疑問:“你好端端的抽什么瘋,突然想掐死我,還有他的眼神什么意思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他,你想知道直接問他就行了!

    “哦,你不是和他很熟嗎,你不應該知道嗎?”宇文歐語氣冰冷了許多。

    “什么熟啊,今天第一次見面,怎么知道,你真的是莫名其妙!蔽曳瘩g道。

    宇文歐直接走到我面前重新掐住了我脖子:“事到如今你還要給本王撒謊嗎?你去趙國的那三個月肯定和他沒少接觸吧!嗯?”

    我拼命喘著氣艱難的說道:“撒謊什么呀,咳,那那三個月的事我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想不起來了,你快把手松開,咳咳!

    我脖子上的力道并沒有松解,反而還加大了些力道。

    “本王在給你一次幾乎,說實話!”宇文歐的怒火已沖上眉間。

    他這個樣子,我感到很害怕,身子不斷顫抖著,我此時想開口說話,可是根本發不出聲音來,我只能努力的不斷搖動著脖子。

    “還是不知道嗎?呵!庇钗臍W的眼里充滿著怒火,一點一點的黑暗影子爬上了他的眼神中。

    此時掐住我脖子的力道不斷加大,我的耳朵開始耳鳴,臉漲的發麻,額頭上的青筋全部爆滿,漸漸的全身開始無力,眼睛一點一點變黑,我放棄了掙扎。

    我以為死亡即將來臨時,脖子突然松開了,血液快速流通,心臟飛快的跳動著,我整個人側躺在地上。

    “沒想到你寧愿死也不說實話,放心本王不會讓你怎么痛快的死的,本王要折磨你!闭f完便甩門出去了。

    因為全身發軟無法站起來,我躺在地上腦子里一片空白,靜靜的凝望著天花板。

    四肢漸漸有了力氣,我慢慢的從地上撐起來,東倒西歪的走向躺椅直接倒下。

    我心不斷的抽痛著,淚水如雨一般落下:就這么不信我嗎?從小到大的感情比不過你的懷疑嗎?我在你眼里算是什么?高興時對我寵愛無比,不高興時可以殺了我,你對我的冷漠是要回來了嗎?

    玉兒這時走進房四處找尋著我:“主子,主子你在哪?”

    我急忙坐起身用衣袖擦干了淚水回復道:“本妃在這里!蔽业穆曇艉苁巧硢,大概是剛剛被掐住喉的原因。

    玉兒端著圍脖走了進來:“主子,王爺剛剛拿了圍脖過來,命奴婢為你戴上!

    我看了眼那個圍脖一眼,那圍脖上面都是繡花,點綴著幾顆珍珠,圍脖的領口很高,大概是想遮住我脖子上的掐痕特意選的吧。

    玉兒拿過圍脖走到我身后,正想為我戴上時被我脖子上紅腫的掐痕吸引住了。

    “主子,這”

    我微微搖了一下頭示意到她不要說了,玉兒小心翼翼的把圍脖給我帶了上去。

    “玉兒本妃問你,本妃失蹤的三個月你知道本妃發生了什么了嗎?”我緊皺著眉頭。

    玉兒想了想便搖了搖頭:“主子那時你是一個人前往,所以沒人知道!

    “那歐哥哥在那三個月發生了什么你知道嗎?”我又開口問道。

    “主子,王爺當時是在戰場上發現的,被帶回軍營療傷,那期間是側妃常去照顧,后面的事奴婢就不清楚了!庇駜鹤屑毜幕卮鸬。

    我細細想了想:看來歐哥哥對我發生了這么大的變化肯定和夏玉汐退不了干系,還有趙太子那我還要小心對付,畢竟他開始讓我吃了好幾次的苦。

章節目錄

下一生我不想再遇見你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那一生年華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那一生年華并收藏下一生我不想再遇見你最新章節。

淘宝快3号码遗漏 澳洲快乐8任选计划 内蒙古11选5基本走势图 九游互娱免费透视 甘肃11选5 20选5小规律 精品电玩城街机捕鱼 重庆福彩农场快乐十分分析 能赚钱的免费网游 星悦福建麻将下载链接 中国vs叙利亚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