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記住【新筆下文學 www.095664.live】,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葉天凌空站立,青訣沖云劍懸浮在面前,隨時準備出手。

    “小子,你比他們都要特別,留你活下來,是因為老夫有一件事要弄明白,你可曾聽過血月教的威名?”老者緩步走向葉天,強大的神識已經壓在葉天的身上。

    葉天能夠感受到一股神識壓力落下,接著他就發現腦海中懸浮的《生死簿》閃了一下,那種讓自己變得難以動彈的壓迫感,隨之徹底的消失。

    他沒有輕舉妄動,而是看著一步一步凌空走來的老者,平靜的說道:“血月教晚輩自然聽說過,只是不知道它和前輩有什么關系?”

    “什么關系倒無所謂,老夫就想知道血月教的狀況!崩险邅淼饺~天身邊,嘶啞聲音尚未落下,伸出一只手直接抓向葉天的肩膀。

    葉天立刻感受到一股嗜血的靈力涌入自己體內,這股靈力順著經脈直接涌向丹田中的七品金丹,嗜血的靈力立刻就讓體內的七品金丹布上一層血絲,同時葉天感受到金丹上傳來一股奇異巨疼。

    而在這時,《九轉引星先天訣》突然自己運轉起來,那股進入葉天七品金丹上的嗜血靈力,瞬間就被一股吸力牽引到了寬闊的經脈中,隨同經脈中猶如浪潮的星辰之力,通過皮膚逸散出體外。

    “咦!”

    老者目光中露出詫異之色,當下毫不猶豫的揮手拍向葉天的眉心。

    蓬勃的靈力匯聚在老者的手掌,葉天能夠感覺到一股神識瞬間刺入自己的識海中,與此同時,腦海中的《生死簿》瞬間爆發出一股巨大的吸力。

    老者的神識瞬間就被《生死簿》捕捉、吞噬掉,老者心頭大駭,急忙就要收回神識,可是那股強大的吸力已經開始強行抽取他的神識,整個人被強行撕碎的巨疼,令老者的面目變得扭曲。

    不過老者并沒有放棄,雙手法訣快速在眼前的空氣中畫了一片密集的符文,接著他張口吐出一口精血,卻見那道密集的符文瞬間亮起血紅色的光芒。

    看到閃耀著血紅色光芒的符文,老者稍微松了一口氣,雙手指訣快速變化后停下來,右手的手指顫抖地指著那張符文,猛然沖著自己額頭用力地一點。

    就見那道血色光芒的符文,仿佛受到一股神秘的力量牽引,輕飄飄的落到老者的額頭,瞬間隱沒其中,不見了蹤跡。

    葉天忽然發覺到《生死簿》突然涌出一股澎湃的靈力,這股靈力迅疾無比,使得他本能的朝著面前的老者一掌打了過去。

    剛剛完整神識切斷血祭的老者,頭腦尚且昏昏沉沉,不過見到葉天出手,老者雙手沖著一揮,那輪血色妖異的彎月忽然出現在葉天的面前,散發著血液般的光澤沖向葉天的胸口。

    鎮岳龜山圖瞬間在葉天胸口浮現,只不過它剛一出現,就被那輪血色妖異的彎月直接打回葉天的體內,接著一股狂躁的血色能量涌入葉天的體內,直接破壞掉他的經脈和丹田。

    “噗”

    葉天張口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虛弱的十分難看。

    同一時間,他看到老者的腦袋已經脫離了軀體,一只淡紅色的元嬰從中沖出來,憤怒的看了虛弱不堪的葉天一眼,含恨抱著那柄血刃瞬間消失在一個方向。

    直到淡紅色元嬰徹底消失,體內早已破敗不堪的葉天直接從空中掉落下來,落在深不見底的湖中,意識發覺到丹田處的鎮岳龜山圖表面,出現了數百道裂紋,來不及心痛的他已經昏迷不醒。

    兩只困在鐵牢籠內的靈蝠鳥,隨同鐵牢籠一起掉在地面的湖面上,它們拼命的掙扎,努力維持著自己和鐵牢籠不會沉入水底。

    不久,一只體型只有成年巨蜥蝠一半大小的巨蜥蝠自西邊的森林中飛來,在它的背上,一只尚未發育完全的靈蝠鳥正在啼鳴,直到巨蜥蝠伸出爪子,抓起水中的鐵牢籠,帶著兩只被困在其中的靈蝠鳥一同消失在森林中。

    此時此刻,淡紅色的小人一路向前疾速奔馳,微瞇著眼睛縫隙中,一雙陰沉的目光不斷掃視下方飛掠而過的森林。

    足足飛行了十幾里,淡紅色的小人竟然一戶人家也沒見到。為了奪舍的對象苦苦尋覓先天靈根的人,淡紅色的小人臉上怒火更勝,對于葉天的恨意愈發的深刻。

    下方的森林中,寧靜的有些可怕。

    踏足在血刃上面的淡紅色的小人,目光突然凝固在眼前出現的一人身上,同時稚嫩的口中發出蒼老沙啞的聲音,沉聲說道:“怎么會是你!”

    “教主,我等你了百年時間,終于等到你出現,本以為還要等上百年時間才能見到你現在的這般模樣,不曾想,老天對我太眷戀了!眮碚呖粗t色的小人,掩不住臉上露出的喜色。

    他朝著四周一揮手,四個陣旗直接分布在四周的一里外的角落,瞬間封鎖了方圓一里的空間,使得站在血刃上面的淡紅色的小人,根本沒有地方可以逃走。

    若是葉天出現在這里,一定會認出來人,正是在第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仙宮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打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打眼并收藏仙宮最新章節。

淘宝快3号码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