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記住【新筆下文學 www.095664.live】,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東啟臨海之境,為燕國之邊,直西向北千余里,皆是群山峻嶺,山岳盡頭有一處開口,被人稱作二圣關,分隔南北兩地,一邊青郁蔥蔥為燕國之境,一邊風沙飛雪滿天為蒼岳之邊。

    現今北地,正逢隆冬,萬物休止,天地之間皆是一片白雪蒼茫,無盡山巒綿延,森林浩瀚如海,此間盡是銀裝素裹……

    一片風雪之間,一隊不足百余人的人馬沿著模糊的道路,在雪地中緩緩而行。

    領頭的眾人都騎著高頭大馬,身著黑色的鱗甲,頭上戴的黑色紅頂的尖氈帽,此時已被風雪覆上了一層霜白。

    身后幾架馬車拉著滿滿當當的貨物,被幾塊又寬又大的麻布所覆蓋,馬車身后牽著幾條粗粗的麻繩,每個麻繩都綁著五六名衣著各異的人,面上皆是哭喪之色,步履蹣跚的前向行著,不時被身后的士兵推搡毆打著。

    忽地,行在在隊伍最前方為首的之人,一名將領打扮模樣的人將身下的馬停下來,向后抬手示意車馬停下來。

    飄絮的雪花漸迷人眼,正前方瞧去,遠處正有一抹黑影,正在風雪之中飄忽而行,似乎是朝著這邊方向過來。

    一陣強烈的風猛地刮了過來,卷起一陣茫茫白塵,風雪也隨著這陣風開始變得有些大了,猶如雪霧一般,讓人瞧不清楚眼前的事物。

    那領頭之人面色頓時一緊,因為他擔心是什么兇獸來襲,連忙命令眾人掏出兵刃,結陣準備應敵。

    幾輛馬車被分列在四周,形成了一個似圓不圓,似方不方的陣勢,空余下的位置,紛紛被人填充上。

    “一會兒若得了機會,咱三人能跑一人便是一人,但凡有一人能把這消息帶到,路上那么多兄弟們也就不算白死了!”那些被繩子捆綁著的人被趕到了一起,立刻就有幾人開始交頭接耳,竊竊私語起來。

    而另一邊那些身披黑甲的士兵,都是嚴陣以待,刀出鞘,箭在弦;這般寒冷的天氣之下,人人都在地上踱著腳步,活躍著身體;而箭在弦上的士兵朝著弓弦一口口吐著口中的熱氣,方能不讓弓弦在一會兒接戰之時斷裂。

    那黑影逐漸近了,已經能瞧清楚那黑影的輪廓,是個人。

    只見那人行走的姿勢甚為怪異,左搖右晃,但是卻速度極快,馬上便進入了這邊士兵的射程之內。

    “我們是木吉大王的手下,押送一批燕國來的犯人,不知閣下如何稱呼?”那領頭的將領瞧見那人能這般孤身一人在這風雪之中,身手速度顯得十分詭異,故然斷定此人是個修煉者,所以問話言語間也是頗為客氣。

    “我?我叫,我叫葉…瞳,不,不對,我叫葉天!”那人影說話聲吱吱嗚嗚,好似回答,又好似在自言自語一般,儼然是個癡瘋之人,都不知道自己是誰一般。

    這會兒眾人已經瞧見了那人影的模樣,是個年輕俊朗的少年,穿著一身較為單薄的鑲著黑邊的白色布衣,樣式模樣跟馬車后那些被麻繩綁住的眾人十分相似。

    “燕國人!快放箭!”那將領神色慌張的指著那白衣少年,對著身后的眾人大聲嚷喊道。

    頓時,“嗖嗖嗖”的箭離弦之聲響了起來,不過那些箭矢只是硬生生的撞在白衣少年的身外之處,就如同撞到了什么堅硬之物一般,紛紛落地。

    那白衣少年的目光瞬時一冷,用手一攬,便將散落在地上的箭矢頓時給卷了起來,反手轉身一甩,那些箭矢便紛紛反射回去,一時間不少士兵躲閃不及,被這箭矢徑直給穿透了身子,當場斃命。

    不待那些士兵再做反應,那白衣少年已經一躍而起殺至陣前,原本井然有序的陣列,頓時被那白衣少年殺的人仰馬翻,揚起陣陣茫茫的雪霧,并沖開了一個缺口。

    “這小子要救人,把人全部殺了,不要留活口!”那將領用手緊握韁繩,狠狠地勒住剛才受驚的馬頭,朝著身后大聲叫嚷道。

    那為首之人話音一落,一些沒有受到那白衣少年波及的士兵,紛紛抬起兵刃,朝著那群被麻繩捆綁之人砍殺過去。

    “兄弟們,有人來救咱們了!跟他們拼了!”方才竊竊私語的一人眼見此狀,聲嘶力竭的呼喊道。

    那些被麻繩捆綁之人逃無可逃,雖然是手無寸鐵,但是眼見這一線生機,都紛紛牟足了勁,用自己的身子撞向那些圍上來的士兵,一時間,這行車馬隊所行至的方寸之地,已經是一片混亂。

    那些麻繩捆綁之人為了能存活下去,只好將士兵撞倒,便立即有人撲上去用麻繩捆住的雙手掐住士兵的脖子,用牙齒咬斷士兵的脖子。

    這一刻,唯有拼盡一切殺死所有士兵,才能使自己活下去。

    所以這些被麻繩捆綁之人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仙宮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打眼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打眼并收藏仙宮最新章節。

淘宝快3号码遗漏 贵州11选五最大遗漏 二分彩票网站 黑龙江36选7开奖数据 股票代码查询一览表股票行情中国所有股票代码 期货配资公司是否合法 股票融资杠杆利息 内蒙古11选五最大遗漏 哪个时时彩5分钟一期 百家乐游戏 云南体彩十一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