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記住【新筆下文學 www.095664.live】,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蘇允盯著薛俊峰,最后他還是放棄了出手的想法,打算還是穩一波。

    他現在出手,縱使是能快速把薛俊峰和這兩個男人解決掉,可他并不能百分百保證柳媛的安全。薛俊峰手上的刀那么鋒利,哪怕是輕輕劃一下,都會給柳媛帶來無比巨大的傷害,萬一薛俊峰狗急跳墻,真把柳媛脖子給劃了,那就得不償失了。

    所以他還是繼續裝作害怕的樣子,“薛俊峰,你這是在犯法,要是被警察知道,你是要坐牢的!”

    “神特么坐牢!毖》逖劬锫冻鰞垂,不屑道,“你覺得我今時今日,還會害怕坐牢么?我告訴你,老子已經豁出去了,就算是死,老子也要拉著你墊背!”

    這時候聽到了其他區域,有傳來車輛的聲音,其中一個男人不耐煩地說道:“別特么跟他廢話,趕緊把他們押到隱蔽的地方去,這里不是動手的地方!

    另外一個男人也在說:“就是,等下有人過來,那就麻煩了。趕緊弄走,老子長這么大,還沒有玩過這么極品的女人,等不及了,嘿嘿嘿!

    他們目光肆意地打量著柳媛,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要不是這里是停車場,隨時都有人過來,他們早就忍不住侵犯柳媛了!他們都是性格暴虐的罪犯,具有強烈的報復社會心理,根本就不害怕犯法。所以他們看到柳媛的照片,立刻就答應和薛俊峰一起干了。

    薛俊峰聽著也對,點了點頭,說道:“對,把他們弄到隱秘的地方,好好地爽一把!”接著他又對柳媛陰森地說道:“柳媛,聽到沒,你說你當初接受我的追求多好,我還會很溫柔地對你。而你偏要作死,等下你就等著我們三個猛男的蹂躪吧!嘖嘖嘖,我已經迫不及待看你在我胯.下承歡的樣子了,一定很刺激!

    柳媛聽到他的話,嚇得臉都白了,身體更是瑟瑟發抖,可是她不敢反抗,薛俊峰鋒利的刀子,就夾在她脖子上,她只要動一下,就會被割喉,她好害怕。

    熱切地望向蘇允,指望蘇允能像男人一樣地站出來解救她,可是蘇允沒有,蘇允同樣被嚇得瑟瑟發抖。

    她絕望了,真的絕望了。

    自己當初為什么要嫁給蘇允這樣的廢物呢!

    “薛俊峰,你不是要錢么,我把錢給你,你放過我們!绷聫娙套】謶终f道。

    薛俊峰陰惻惻地說道:“錢也要,人我也要。這兩年我在你身上花了那么多心思,就你那兩個臭錢都能補償我么?哼!不過,你等下要是把我伺候舒服了,我還是考慮放掉你們的!

    聽到這話,柳媛更加害怕了,好幾次她都想豁出去了,可是她還是沒有這個勇氣,看著蘇允已經嚇得臉色蒼白,瑟瑟發抖,她就很惱火。早知道她那天就應該和蘇允離婚,干嘛要拖到現在!

    蘇允和柳媛被五花大綁,扔在面包車后排,是那其中一個男人開車,而薛俊峰則開著蘇允的瑪莎拉蒂跟在后面。

    柳媛身體緊緊地貼著蘇允,她感到無比惡心,忍不住低聲罵道:“你是豬嗎!我在電話里暗示得那么明顯,你都沒有聽出來?!我當初真是瞎了眼,才嫁給你了!”

    蘇允看了一眼前面,壓低聲音說道:“聽著,等下到了隱蔽的地方,我會搞定他們,但我需要你的配合……”

    “得了吧你!绷麓驍嗨脑,無比鄙視地說道:“都到這個時候了,你還好意思在我面前裝逼?剛才薛俊峰欺負我的時候,你怎么一句話都不敢說,都快嚇尿褲子了!蘇允,你還真是我的好丈夫!”

    柳媛很生氣,把滿腔的怒氣,發泄在蘇允身上,足足罵了好幾分鐘,直到被前面的男人聽到,回頭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不許吵!”

    她立刻被嚇得不敢再說話了,不過望向蘇允的眼神,還是很惱火,忍不住用力地踢了蘇允一腳,罵道:“你這個沒用的廢物!”

    蘇允沉默著,沒有頂嘴,他把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背后的雙手上,在用力地掙脫麻繩。

    而柳媛看到他無動于衷的樣子,就更加地鄙視和害怕了,絕望的眼淚流了出來。

    不多時,面包車停了下來,蘇允望向窗外,的確挺偏僻的,都開到郊區的廢棄工廠來了,方圓兩公里都沒有人煙,在這里就算柳媛叫破了喉嚨,也不會有人聽到,是真正的叫天不應,叫地不靈。

章節目錄

至尊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蘇允柳媛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蘇允柳媛并收藏至尊最新章節。

淘宝快3号码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