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記住【新筆下文學 www.095664.live】,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從柱子家出來,兩人就直接奔著小妖和阿雄埋葬的地方去了。

    一路上,兩人的心情都很沉重,壓抑著,沒有說話。

    一個小時后,終于到了,是一個比較簡陋的陵園,不一會兒,找到了小妖和阿雄的墓地,很新,看著前不久才被清理過雜草,不像其他墓地那樣,雜草叢生。

    “小妖,阿雄,允哥回來了,來看你們了!敝拥难劾锶茄z,咳嗽著說道,他心情很哀傷,可是他臉上還是帶著笑容。

    蘇允望著墓碑上,小妖和阿雄的黑白照片,內心十分地痛苦。

    “小妖,阿雄,哥回來了,哥回來看你們了!碧K允舉起酒杯,在墓碑前灑下,沉聲地說道:“你們安心地去吧,哥會讓陳迪他們給你們陪葬的!

    接下來,蘇允和柱子留在陵園很久,和小妖、阿雄聊了很多,把他這五年的經歷都說出來了。柱子聽完也是很驚訝,他沒有想到,允哥消失的這五年,居然是去粵省做上門女婿去了,這件事怎么聽都太荒唐,一點都不像是蘇允的性格會做的事情。

    一直到天色黑下來,蘇允才說道:“好了,我們該回去了!

    “接下來,去找陳迪他們幾個,為小妖和阿雄報仇!

    與此同時,在京城二環內的某個高檔的私人會所里。

    有幾個年輕人正在接受妙齡女郎的按摩,十分地愜意,這時有一個人說道:“陳少,我聽說蘇允好像回來了,他會不會知道是我們弄死小妖和阿雄的?”

    “怕個錘子,蘇允回來的消息就是個謠言,每年都有這樣的話傳出來,老子耳朵都聽出毛來了!北唤凶鲫惿俚哪贻p人翻了個身,一邊摸著身邊妙齡少女的雪白肌膚,一邊不屑地說道:“再說了,就算蘇允回來了,那又怎么樣?真以為現在的京城,還是五年前的京城?現在時代已經變了,早就不是他蘇允的天下了,不說龍家和蕭家那兩位,就是他家族里的蘇劍和蘇文兩人就夠他一頓好受了!

    “況且,小妖和阿雄已經死了,知道這件事的人都被我處理掉了,蘇允從哪里得知是我們做的這事?”

    另外一個人說道:“可是趙鐵柱這個家伙還沒有死,他是知道這件事的,要是他去找蘇允,我們還是有風險的啊!

    “柱子那個廢物?”陳迪不屑地說道:“呵呵,他早就已經是個廢人了,現在每天都在工地搬磚呢,這陣子還得了肺癆,命不久矣的了!

    “還是有風險,陳少,我們不如找個時間,把趙鐵柱給做了!”這個人目光冰冷,充滿了殺機地說道。

    陳迪打了個響指說道:“我說你們膽子就小,小小一個蘇允都怕成這樣。我倒是希望他真的回來,來找我報仇,到時候我讓他豎著進來,橫著出去!”

    大家看到陳迪這么有自信,忐忑的心情也慢慢地放松下來。

    “明天就是我們圈子一年一度的銀龍大會,如果他蘇允真的回來了,他肯定會來參加的,到時候不就知道了?”陳迪完全不怕蘇允,臉上掛著戲謔的笑容,手直接伸到了妙齡女郎的衣服里去了。

    接著他摸得起火,也不按摩了,直接拉著妙齡女郎的手,就到隔壁的包廂去,不一會兒,就響起了粗重的喘氣聲。

    京城有很多個圈子,每個圈子每一年都有一場聚會,陳迪說的,就是銀龍聚會,是京城年輕一代中舉行的聚會,到今年,已經有二十年的歷史了。

    這個聚會表面上主要的活動是慈善活動,其實就是各大家族的年輕人互相聯絡感情,以及解除怨恨的。一些無法調和的矛盾,在銀龍會上,一般都會被調解。

    當然了,像龍少君,蕭我行這種級別的存在,是不會來參加這個聚會的。是京城之中,處于二三階梯的二代三代們,才會來參加的聚會。

    在這個聚會上,一般都會很熱鬧。

    慈善活動只是表面,很快就過去了,接下來才是銀龍聚會的重點,選取一位銀龍盟主,類似武林盟主一般,在接下來的一年時間里,這位銀龍盟主,就是所有人的領袖,并沒有實質上的權力,更多的是一種身份的體現。

章節目錄

至尊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蘇允柳媛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蘇允柳媛并收藏至尊最新章節。

淘宝快3号码遗漏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上海理财平台 辽宁35选7中奖规则 2009年上证指数记录 江西11选5开奖走势 知富平台敢入金吗 江西多乐彩基本走势图 百度 东方财富股票行情002807 贵州快3一定牛 北京赛车公式官方网